你在这里还好吗?走近那些远嫁到温州的越南新娘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5-02 21:00

传说,越南姑娘勤劳传统、温柔贤惠、生性恬淡……所以,为啥不到越南相亲去?

原本,在很多人看来,“越南新娘”在中越上千年的交流史上,更多意味着国界两侧共同的文化、习俗和信仰。然而,近些年来,“越南新娘”却逐渐被解读为中国社会低阶层男性的婚姻梦,甚至和当中“媒人”经济引发的商业利益,愈加捆绑在了一起。

今年以来,仅温州泰顺县,当地男子就已迎娶了91名越南新娘。这一群体,正渐渐走入我们的生活。

我们试着探寻那些远赴越南的寻妻客,会经历怎样的求偶过程;也寄望循着如斯脉络,解读这一群体的婚姻心态;我们还想听听那些远嫁过来的越南新娘们,她们的内心独白。

【他的故事】

陈上旺:越南相亲记

——一个中国低阶层男性的跨国婚姻梦

1976年出生的陈上旺,老家在福建宁德山区,家贫,35岁了仍打光棍。用他的话来说,除了一间长辈留下的破旧木质老房,家里没有任何财产了。

陈上旺在温州打工,算是一名新温州人。家里80多岁的老母亲,只盼早日看到儿子娶妻生子。

其实,和很多正常的男人一样,陈上旺也希望早点有人暖被窝。他也曾试着去相亲,“大概相过两三个姑娘,但处了一段时间就分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嫌我家太穷。”陈上旺不停地摇头。

经历这些后,他似乎潜意识承认了所谓的现实:没钱,买不起房,买不起车,姑娘不愿跟他,也没什么话好说。

“干脆赌一把”:只花5万块钱,到越南找老婆

这样的日子,一直拖到了2011年夏天。那年8月,陈上旺突然接到了一个亲戚的电话,寒暄一阵后,又提到了娶媳妇的事。亲戚劝陈上旺,真不行,咬咬牙凑点钱,去越南找一个。“她说我们老家那边,有些人出去转一趟,就娶回越南新娘了,有的儿子都生了。”

陈上旺最关心的,还是要花多少钱?亲戚说,估计5万差不多了。

“我当时算了一下,娶一个本地姑娘,就算不买房什么的,彩礼之类估计也要10万多,如果花5万真能把这事办了,女的不要房不要车好好过日子,其实也挺好的。”陈上旺说。

陈上旺急急赶回了老家。

在陈上旺的老家,帮人牵线搭桥去越南找媳妇的“媒人”挺多。亲戚帮他打听了一个“媒人”的号码,两人很快联系上了。至今,陈上旺的手机里,还存着这个“媒人”的号码,名字只标注了一个“寿”字。他说,至今他也不知道这个“媒人”具体叫什么,因为是老家寿宁的,所以这么称呼。

“他说只要办一本护照,就可以带我出去,相中了,给女方一点聘礼就可以带回中国登记结婚,手续全都合法。”陈上旺说。

“寿”轻巧的描述,并没有打消陈上旺心中诸多疑虑。回老家后,他多少做了一些功课,比如,哪家的越南新娘留得住,哪种很容易人财两空……

“这样讨回来的媳妇,会安心待着么?”他也曾试探着问起。“寿”的答复是,如果娶回来的媳妇,半年内不辞而别,可以再帮他找一个。有了这句承诺,陈上旺觉得心安了些。

“我当时就是抱着一种赌博的心态,心想老这么打光棍也不行,干脆赌一把。”陈上旺至今仍能回忆起自己出发前,夹杂着怎样复杂的心理。

“赌局”开始了:他找“眼缘”,姑娘选家境

2011年9月5日,陈上旺出发了。

陈上旺跟着“寿”,第一次坐上了飞机。

抵达越南胡志明市,还没等陈上旺把这座城市看个大概,已被领进了当地一家小旅馆。这是一个至今他仍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住处,对于那里的一切,他也只能用手比划着介绍:房间大概七八平方米,里面有4张床,他去的时候,里面已住了3个男人,都来自浙闽一带山区。

我很好奇,住在里面的男人,到底会聊些什么?

而陈上旺的回答,却有些出乎意料,他说,彼此并不大爱交流,一是大家到这里的目的心照不宣,二是说不定接下来,他们很可能还是竞争者,都怕露底牌。

第二天“寿”再次出现,和他一起来的,还有越南这边的红娘,有中国人,也有当地人,会说中文,也会说越南话。

“当着我们的面就开始打电话,问问谁家有姑娘,说这里又有人来相亲了。”陈上旺一度觉得有些恍恍惚惚,这是在越南相亲么?感觉和国内的婚介所差不多么。

不过,这样的场景,也让陈上旺心里一直的忐忑,开始有所安定,“就好像赌局真的开始了一样,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只知道既然已下了注,横竖要走下去了。”

当天,陈上旺就见到了第一个相亲对象,身高一米五多,微胖,皮肤有点黑,“不是我喜欢的那一类。”

在排除房子车子票子的束缚后,陈上旺对于自己的相亲标准,主要定位在是否合眼缘,“双方都看着顺眼,这事就成了一半了。”而另外的一半,就是姑娘那边也要同意,“我们相她们,她们也要相我们。”

接下来一段日子,陈上旺大概以每两天见一个姑娘的频率,开始相亲“车轮战”,“基本上都是带到旅馆来的,偶尔也会带我们去姑娘家,有海边的,有农村的。”

陈上旺的“眼缘”,迟迟未到。看了好几个星期后,终于看上了一个,却在去姑娘家拜访后,遭到了对方父母的拒绝,“估计还是觉得我家条件差了。”

“她们也会问起男方家里的情况,比如,是城市里的还是乡下的,家里房子怎么样,等等。”回到旅馆,陈上旺望着天花板,似乎一下子还没缓过来,“物欲寡淡?也就我们这些过来相亲的,自己想想的。”

他感觉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原点,这竟是一个到哪都绕不过的坎。

迅速结了婚:在当地摆了三桌酒

很快,陈上旺在越南的日子,过去近两个月了。

有一晚,陈上旺听房里一个男的躺在床上说起,好像梦里来过这里,但不是来相亲,而是来还债。他觉得,这话挺有道理。

两个月零5天,可能陈上旺自己也没想到,忧愁会戛然而止——他相中了一个名叫杨氏红幸的姑娘。跟其他越南姑娘相比,陈上旺觉得她有个很大的优点——会讲一点中文。

“据说她的中文是跟着一个小本子学的。”陈上旺其实并不了这个女人的过去。但他却不敢耽搁,立即去了女方家里,见了杨氏红幸的父母,还有她的两个哥哥,一个妹妹。“只给岳母包了红包,大概相当于人民币三四百元,我不可能一下子把钱都给出去的。”

接下来10天,女方办妥了手续,只等出嫁了。这期间,陈上旺给她买了金饰和衣服。临走前,在越南红娘操持下,他们在当地摆了3桌酒,陈上旺出了2000多元。

2011年11月22日,陈上旺和杨氏红幸在中国登记结婚。

这一刻,他对他们的未来,充满期待。

三魁镇的越南新娘黄贝顽(左)和她的外甥女阮氏锦绸

【她的心事】

黄贝顽:“我不想回家”

——一个小镇最美越南新娘的中国生活

陈上旺或许不知,就在他娶回越南新娘后不久,2012年开始,温州泰顺等地,有越来越多的男子,也加入到迎娶越南新娘的行列。

我们也开始探寻,为何类似的情况,会开始频繁上演?这样的群体,又会经历怎样的后相亲时代?嫁到中国的越南新娘们,她们的内心,又有怎样的独白?

只会简单中文,认为中国丈夫人好

温州泰顺县三魁镇,一个地处群山中的小镇,原本安静闲逸,然而,近两年,当地男子扎堆迎娶越南新娘,却让这里横生了崭新的话题。

1987年出生的黄贝顽,去年9月嫁到这里。长相甜美的她,一度被当地人称为镇上最美的越南新娘。黄贝顽住在三魁镇西洋社区,丈夫姓张。一幢4层的落地房,她和丈夫住二楼。

看到有陌生人过来,披着头发的黄贝顽,趴在二楼窗口,探出头,打量着一切。听说是来找她的,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从楼上下来,长发已盘起一个高高的发髻。

在这里生活一年后,黄贝顽已能听说一些简单的中文。就像外地人学温州话一样,越南也有卖一种专门教中文的小册子,上面一行中文,下面一行越南文,中间是发音。但即便这样,她用得最多的词,仍是“不懂”。

邻居薛细珠有时会和黄贝顽说说话,她得出的经验是,一定要用简单直白的词汇,不行就换一个近义词,或换一种表述再试试。

黄贝顽的家乡,也在胡志明市一带,父母在当地养虾,家里3个姐弟,她最大。

我问她,当初为何想嫁到中国来?

黄贝顽笑着说,去年5月,先是她一个表姐,嫁到了泰顺,后来跟她说,这里的老公人挺好的,就有些心动了,“我们那里很多人嫁到国外”。

到底好在哪?黄贝顽解释这个问题的时候,突然睁大了眼睛,用手指了指自己,最后硬挤出了“老公对我好”几个字。

问她有没有哪里不好?黄贝顽想了半天,只说她不喜欢这里的冬天,“我到了中国,就买了五六套冬天的衣服,太冷了。”

“我们这边的饭菜,她吃得也不多。”薛细珠补充说。

不用干活,怀孕与否最受关注

平时里,黄贝顽大多数时间,都“宅”在房里,玩电脑,看越南语的电视剧。

“我不用干什么活。”黄贝顽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婆婆,笑着说。

每隔3到5天,黄贝顽会给父母打个电话,“他们总会问我在这里过得好不好,我就跟他们说过得好,他们就不担心了。”“父母不会来这里玩,因为太冷了,他们不习惯。”黄贝顽说。

我问她,会不会想家?

黄贝顽可能没太理解,回答有些出乎意料,“不想回家”。她说,今年4月,她回了一趟家,丈夫送她到南宁,然后她一个人回去的,又回来了。20天后,她又回了一趟,做什么,她没说。

邻居有时候会问黄贝顽,她的妹妹愿不愿意嫁到中国来,“不会介绍妹妹来,她不想来。”黄贝顽每次都这样回答。

聊天中,黄贝顽还提起,今天有客人来。原来,黄贝顽的外甥女阮氏锦绸,去年年底也嫁进了该镇大安社区柳埠村一户人家。随着三魁一带越南新娘越来越多,加上很多之前就认识,她们也开始互相串门了。

“她已经怀上了。”薛细珠补了一句。在这个小镇上,谁家娶回来的越南新娘怀上孩子了,似是公开的秘密,人们几乎会习惯性地带上这样一句注解。

和黄贝顽不同,阮氏锦绸更加内向,而且中文也懂得很少,大多数时候,只能用摇头示意。阮氏锦绸说,她也是在亲戚介绍下嫁到中国的,“感觉还能适应,老公对我也还可以”。

不出门的日子,阮氏锦绸说,一般都会帮着做饭,“有时也会做越南菜”。

和黄贝顽答案相同的是,阮氏锦绸也说,她也没想过回越南。

之前曾听说,有些越南新娘嫁过来之后,会让夫家寄钱回去。提到这个问题时,黄贝顽和阮氏锦绸都说,他们没让老公寄过钱。

犹如硬币的另一面,就在越南新娘扎堆到来之时,“落跑”字眼也和这个群体交织在了一起。

陈上旺的不幸结局

很不幸,上文提到的陈上旺,正经历这一切。

今年1月7日,陈上旺和杨氏红幸的儿子出生了。但是,却不是一个健康的孩子。出院记录上写明,孩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并有唇腭裂。孩子需要做手术,陈上旺拿不出钱来。这时,杨氏红幸又提出要给娘家寄钱。“我说要给孩子治病,钱不能寄,就和我吵。”

4月29日,陈上旺上完晚班回家,发现小小的出租屋里,孩子孤零零地躺在婴儿车里。

杨氏红幸不见了,她的证件也都不见了。

陈上旺抱着孩子到处找,去派出所报案,回福建向她的越南老乡打听,最终都一无所获。“她不会再回来了。”陈上旺心里清楚。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家住三魁镇的黄某,今年1月10日,从越南带回了妻子石某。然而,好日子还没过几天,2月5日下午,石某说自己去美发店洗头,之后就再没回来了。黄某这次娶亲,先后花掉了4.6万元,结果一个月不到就出事了。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嫁到泰顺的越南新娘,眼下已发生了四五起“落跑”事件。今年前7个月,因越南新娘“落跑”引发的跨国离婚案,泰顺法院就已接到了至少3起。

“落跑”后遗症很多

不过,即便如此,民间对于这一现象的看法,仍足够乐观。因为在他们看来,虽然“落跑”偶有发生,但相对于全县上百名越南新娘这一基数,比率并不算高。坊间甚至有一种说法,一些老人家觉得,只要孩子生了,就是人真的走了,也不会太亏。

和民间反馈不同,泰顺当地一些和涉外婚姻相关的管理人员,流露出的却是另一种心态:对于越南新娘这一现象,不想说不好,但也不想说有多好。

究其原因,虽然大部分迎娶入门的越南新娘,都能逐渐适应过门后的生活,但一些越南新娘“落跑”事件开始出现,也是事实。“这是一个新问题,处理不好,后遗症很多。”所谓后遗症,一是往往人财两空,二是越南新娘“落跑”后,丈夫想解除婚姻关系,还得上法院。

“这种跨国离婚案,时间和经济成本都要高不少。”泰顺法院一名工作人员曾介绍,比如,案子受理后,先要委托省高院,再通过大使馆等机构送达。如果送达不到,还要公告等。时间和精力消耗都很大。“平均一年半左右时间才能走完。”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1月1日至9月28日,温州当地涉及越南籍婚姻登记共146人,离婚登记也已达到了7人。

【记者调查】

三魁镇上到底有多少越南新娘?

当地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目前该镇登记在册的越南新娘共57名,其中,2012年,当地男子迎娶了21名,而今年前10个月,迎娶人数已超之前总和,达到了35名。

“2011年之前,镇上唯一的越南新娘,也不是相亲娶来的,而是镇上一名男子在广西打工时认识的,和后来的情况不一样。”一名知情人士说。

那么,为何从2012年开始,三魁镇上的越南新娘出现了如此快的增长?

婚姻花费低一半,“传帮带”氛围带动

上述知情人士称,主要是民间有一股“传帮带”氛围。一开始,福建一带流行娶越南新娘,而泰顺与之毗邻的山区,逐渐也受到影响,一些娶不上媳妇的男子,也想到了这条通途。

“一般都是谁家想娶越南新娘,就去那些已娶过的人家,讨一个中介号码过来,然后自己联系。如果成功了,会包个红包意思一下。”黄贝顽的婆家人说。

而这背后归根结底的动因,还是婚姻花费的考量。一般娶一个本地媳妇,至少要准备10万元以上的彩礼,而迎娶越南新娘,“费用”能降至一半。

三魁镇也绝不是个案,放眼整个泰顺,目前登记在册的越南新娘已达到151人,其中91人都是今年新迎娶过来的。

跨国“媒人”经济:5万块钱怎么用?

除了民间自发“传帮带”,坊间一直有说法,这背后,地下涉外中介也起到了一定作用。

暗藏在越南新娘背后的“媒人”经济,到底又是怎样的?

近日,记者通过相关知情人士,辗转和一名专门介绍国内男子前往越南相亲的“媒人”联系上了。和他的对话中,多少能发掘一些“媒人”经济的脉络。

拨通“媒人”王超(化名)的电话,他却不承认自己叫这个名字,只问找这个人干嘛?听说有人要找越南新娘,他才显露了兴趣,话语中也透出了经验十足。

“我大概跟你讲一下价钱,你们考虑下。现在大概都要5万块左右了,去之前给我……”报价很快开始。

5万元,都花在了哪里?

“那边你不要担心,只要你能出这个钱出来,那边住宿啊机票什么的我们全包了,登记的费用你们自己出了。”王超强调了一下,“手续都是合法的。”

大概要去多长时间?

王超说,前两年很快,半个月就可以了,现在一两个月可能还搞不定。“现在女孩子比较少了,时间(长短)要看你的,如果随便要的话,农村里面的,比较快,如果想漂亮一点的,时间要长一些。”

出发前要办哪些手续?

“如果要去,先办一本护照,然后是未婚证明。不用跟旅行团,护照好了,直接给我电话。”

还要其他费用么?

“随身带几千块就够了,5万块肯定要先给我了,因为机票钱住宿费要从里面扣出来的。”

如果相亲不成功呢?

“不成功,扣除那些费用,大概要扣一万五左右。”

到了越南,会接触“养妈”群体么?

“女方那边,我们只负责带你过去,越南那边有专门做媒的,我们钱也是打给他。”王超并未解释很多,只反复提到,越南那边的媒人,“主要也是靠我们自己联系,我们做这么久了,也是找信得过的,不然那边拿着钱跑掉了,我去哪里找人,是吧?”

提到会不会“落跑“这个话题,王超说,这个就很难说了,第一是人不太中意,第二吃住不习惯,这个肯定有的。“要走我也没办法啊。这个没法包的,就是国内女孩子,对她不好她也会跑掉的。”

国内的“媒人”,对越南那边的相亲女子,有多少了解?

王超坦言,姑娘是不是结过婚,无法保证,“那个只能看她自己是不是老实了。像结过婚、生过孩子的情况,也是有的”

娶回来发现不合适怎么办?

“你们自己送回去,这是你们家里的事情了,跟我们也没什么关系了。这个是双方愿意的,不是我们逼你一定要娶这个女的。”

至于费用方面,王超提到,前两年不用5万元这么多的,但如今形势已大不一样了,“现在排着队来看了,光棍太多了,费用又少,所以很多人去娶,现在越南那边媒人,费用也越要越高了,我们也没办法。”

至于具体分配多少,从一些曾前往越南相亲的男子反馈看,他们付掉的四五万元,70%会转给越南当地“媒人”当作介绍费。(编辑 徐驰)

浙江涉侨民事案9成为离婚案 集中在丽杭州遭三车碾压男子身份确认 事发时系宁波牛奶惊现大量沉淀物 相关生产线已第八届中国电视观众节“网上嘉年华”视十一购汽车票可用支付宝 杭州四大车站5岁孩童“狗窝”内吃喝拉 隔代抚养 浙江省民政厅表示以房养老是市场行为“宁波牛奶现大量沉淀物 相关生产线已停女子捡到iPhone5放路边不见了 杭州一对老同学激情后温州一所中学寝室门上凿洞 校方监视学宁波北仑行审办购天价电脑 一台花费1女婿欠债不还 丈母娘将其奥迪轿车吊至今秋5种虫子最需注意温州一女生考前失踪 4天后被发现昏倒浙江去年查违规金额近杭州一男一女报警自称被困 只因天黑雨金华一家庭电站并网2个月 卖电300温州公租房“以补代建”承租户自行租房中河高架下男子过斑马线 被撞后遭多辆门卫请消防员捅马蜂窝四天没请到 愤而浙大本科大三新组建班级 103个男生金华7个孩子暑假偷50多辆山地车 家杭州公务员被曝工作日午餐饮酒 官方证嘉兴男子被建议妇科复查 医院称系“低最强冷空气“夜袭”浙浙江查处违规金额近4司机准驾不符要扣掉12分 不愿降级失黄牛掌握车主交通违法详情 交管部门被“杭州头号断头路”石德立交农都匝道将杭州年轻姑娘下车遭遇敲头抢劫 昨嫌犯宁波宁海试水公共自行车 方便百姓站点宁波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将取代会考 同一宁波首家“托老所”开门迎客 16项服杭州西泠印社7月7日举行拍卖会 50杭州:抛弃新生儿致其死亡 21岁女子有城市靠拆迁拉GDP 不拆什么都没老人们不孤单 年夜饭提前吃起来李强:合心合力打造浙江经济升级版31个省级纪委书记中21人系中央或异日本遗孤感谢中国养父母石碑在日本鹿儿浙江社会保险基金短期不会出现支付危机未受绯闻影响 奥朗德将如常举行新年记美国敦促通过透明程序选出中非共和国新部分地方将名胜景区改造私人会所 外界美国务卿十访巴以推销新方案中斐首部合拍爱情电影《斐济99°C的延参法师称写作为防止老年痴呆 想为中“我有医保”大爷16年没买新衣 欠债法国实验室马肉进入市场 标签造假引发